当前位置:

OFweek智慧城市网

顶层设计

正文

五大发展理念 定义新型智慧城市

导读: 新型智慧城市究竟新在哪儿?就是要新在践行五大新的发展理念上,较之于传统智慧城市主要体现在新目标、新思路、新原则、新内涵、新方法、新要求。

习总书记在4.19讲话中正式提出了新型智慧城市的概念。同时指出:“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这是在深刻总结国内外发展经验教训、深入分析国内外发展大势的基础上提出的,集中反映了我们党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新认识。按照新发展理念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的总要求和大趋势。”“我国网信事业发展要适应这个大趋势。总体上说,网信事业代表着新的生产力、新的发展方向,应该也能够在践行新发展理念上先行一步。”

新型智慧城市究竟新在哪儿?就是要新在践行五大新的发展理念上,较之于传统智慧城市主要体现在新目标、新思路、新原则、新内涵、新方法、新要求。

新目标:以城乡一体、人与自然一体的“绿色协调”发展为新型智慧城市的长远目标。

在关于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方法论研究中,是“着眼于解决当前城市病为主,还是着眼解决城市发展未来为主”的命题,事实上就是一个近期目标与长远目标的问题,二者本质上统一的,不解决好当前城市病无以谈未来,不着眼于城市未来当前的城市病永远也无法根治。

新型智慧城市聚焦公共服务与社会治理两主要目标,从时序上讲是明确近期目标重点,从内涵上讲是解决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协调和谐发展。仅仅如此,城市仍然难以良性发展和智慧起来,只有在此基础上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协调和谐,把人类在“愚昧”状态下破坏了的相互和谐的自然关系“回归自然”,实现低碳环保可持续发展。

在2016年中国首届新型智慧城市高峰论坛上,国家信息中心专家指出:“北京无论你信息化应用程度有多高,交通拥堵与雾霾两大问题不解决,没有人会感觉是智慧的。”然而,要彻底解决这两大问题,单纯靠信息技术手段,单独就城市医“城市病”是没有出路的。北京的“奥运蓝”、“APEC蓝”是一个短暂的成功试验:“限车、限人、限产(污染企业)”揭示了“城市病”的根本原因所在,那就是城市必须解决“浮肿”问题,根本出路是城市“瘦身”减肉、乡村“健身”长肉。

我国由于长期实行以户籍为代表的城乡区别性政策、差别性制度,从而形成人为制造的“城乡二元结构”社会形态。在计划经济时代,对社会、经济都起到积极的稳定作用。在市场经济时代,由于巨量的人流、物流、现金流,在这个“二元结构”中自由的、快速的、无序的穿梭,打破了原有稳定的相对良性循环的社会状态,由此产生了资源过度开发、城市负载过重、乡村社会功能“萎缩”等“社会综合症”。几亿农民进城所带来的城乡综合症,不是简单取消城乡区别户籍制度所能解决的问题,城市病已不能单靠就城市医城市所能解决,需要是真正的城乡统筹一体化协调发展,如果单就推进城市智慧化而忽略乡村智慧化,那就必然会形成网络世界的“城乡二元结构”和新的“城乡综合症”。习总书记指出:“要加大投入力度,加快农村互联网建设步伐,扩大光纤网、宽带网在农村的有效覆盖。”所以,新型智慧城市的发展必须要站位全局,着眼长远,把新型城镇化,把智慧乡村及智慧农业等纳入统筹规划目标。

“返乡运动”假想:假如通过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矛盾体,打造城乡一体化的智慧化的社会环境、自然环境。通过智慧乡村建设,“可以发挥互联网在助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更多困难群众用上互联网,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乡村,让山沟里的孩子也能接受优质教育。”让乡村居民与城市居民同样享受到良好健康医疗服务,让乡村居民与城市居民同样享受生活的便利,通过社会信息大数据的开放共享让年青人在乡村同样可以分享创新创业的社会资源。假如把这些完全可以办到的通过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办到了,产生“亿万人群返乡安居乐业,千万企业下乡或到小城镇生产”,城市的拥堵污染,农村的“空巢”、“空心”等“疑难杂症”一药即除方显智慧。

新思路:以“创新一体化机制”为推进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基本思路。

过去传统的思路抓智慧城市建设,同样强调创新,但着力点首先强调的是技术创新,研究的是如何应用新技术,项目创新如何利用PPP模式,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客观上是技术创新是科研机构或专业公司的责任,智慧城市建设只是应用其成果;项目建设创新的PPP模式只见雷声不见彩虹,难以落实。根本原因是这个“创新”是缺乏创新环境和创新动力,是在“舍本逐末”。智慧城市是城市发展的高级形态,是建立在现代信息技术创新成果的基础之上,新形态建立在新的技术上,当技术创新(生产力)的成果能够支撑新的形态要求时,新的高级形态构建的关键就是体制机制(生产关系)的创新,所以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根本思路就是以创新体制机制为着力点,构建“一体化的在线服务台”、“一体化国家大数据中心”,以适应技术创新成果应用,使之达到最佳效果。

前几年,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总体上效果欠佳,遇到了一系列难题和问题,其根本原因就是从上至下误入了“技术主导”推进思路的误区,没有把与现代信息技术应用相适应的体制机制创新作为首要任务。智慧城市乃至核心技术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的本质就是要实现集中统一、开放共享,然而,我们在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中仍然沿用传统的管理体制,分部门、分行业各自为阵的建云计算中心、建大数据中心,建信息应用系统,不仅没有实现开放共享,反而更加固化了数据壁垒和信息烟囱,与智慧城市的目标产生了“缘木求鱼”之恶效。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