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智慧城市网

物联网

正文

新零售上海杭州哪家强?

导读: 最近上海被diss的有些惨——先是被老调重弹称诞生不了伟大的互联网企业,无缘当今互联网江湖的一众巨头大佬,接着又在新零售浪潮中被拿来和北京杭州PK,然后惜败给阿里巴巴坐镇的杭州。

最近上海被diss的有些惨——先是被老调重弹称诞生不了伟大的互联网企业,无缘当今互联网江湖的一众巨头大佬,接着又在新零售浪潮中被拿来和北京杭州PK,然后惜败给阿里巴巴坐镇的杭州。

blob.png

朱飞注意到,在这两场交锋中,上海败阵的根本原因在于两点:一是缺乏顶级代言人,拿不出熠熠生辉的名片。二是人们印象流,将个案等同于统计学结论。如此一来,在互联网PK中,上海没有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也没有TMD(今日头条、美团点评、滴滴出行),人们就很容易判定上海互联网不行;新零售较量下,阿里京东苏宁都不在上海,本土的百联联华等又垂垂老矣需要BAT投资“解救”。再加上人们对中国第一大城市本来就抱有的高期望,结果就显而易见了。

事实上,作为一个在北京上海杭州都住过,且经常出差往返于三地的媒体观察者来说,我只能说上海被偏见了——人们忘了这个中国第一大城市深厚的深厚底蕴。

上海的互联网输给北京是既成事实,但原因一点都不冤。北京的政治中心地位决定它必然是媒体舆论中心,而严重依赖媒体舆论的互联网创业,也必然会将北京设为首选之地。无论是初生的想要一炮而红的风口创业企业,还是发展到一定阶段想要更上一层楼的中大型企业,都必然要在北京这个最前线安个家,定位运营中心或平行总部——具体敲代码干事的可以放在任何其他大后方。

这个问题网上论证的文章已经较多了——基本结论是上海互联网不如北京,但要很难说输给了其他地方——这里不再展开,也不去具体罗列盛大、携程、巨人、携程、饿了么、WiFi万能钥匙、B站、洋码头这些出自上海的互联网品牌,乃至东方财富网、大智慧、万得资讯、金融界这些或已上市或闷声发大财的互联网+财经公司,本文重点谈一谈上海的在中国零售领域的地位,看看杭州是否真的抢得去上海的“消费之都”位置。

上海GDP全国第一 高收入打下高消费基础

近期出炉的2017中国各大城市GDP数据显示,上海以30133.86亿元的成绩高居第一,是中国唯一一个GDP超过30000万亿的城市。相比之下,第二名北京为28000.4亿元,深圳22000亿多一些,广州约为21500亿。

blob.png

数据还显示,2017年末上海全市常住人口为2418.33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37万人。2017年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8988元,比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高127%。如此多的人口,如此高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上海零售消费的繁荣打下了坚实基础。

果然,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商贸行业管理处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消费规模全国城市第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1830.27亿元。而去年全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6.6万亿元,这意味着上海一个城市就占据了全国的3.23%。

上海零售商集聚度中国第一 全球仅次于伦敦迪拜

除了电商上处在江浙沪包邮的核心区,上海的国际大型零售商集聚度在中国也是首屈一指,这从供给侧保证了消费活动的有效贯彻。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的国际零售商集聚度为54.4%高居中国第一,超过了香港的45%,北京的42.7%。在全世界范围内,上海也仅次于伦敦的57.9%和迪拜的57%,商业资源之全面和集中可见一斑。

blob.png

在国际大牌方面,数据显示上海的国际高端知名品牌集聚度超过90%,真正达到了买遍全球奢侈品。而对于大多数进入中国的高端品牌来说,上海都是他们中国乃至亚太总部的不二选择,各种旗舰店也纷纷落地上海。

而在承载这些零售商及品牌的商业载体面,上海也拥有领先全国的商圈、城市商业综合体和特色商业街数量及面积,且在这些载体的增速上也处于领先——当很多地方出现关店潮时,上海的大型商业广场却不降反升。这些载体,为上海的零售准备了时尚、高端、丰富的场景——这也是新零售起飞的基础。

上海零售新物种频出,是各家新零售的首发地

在上述消费人口、消费能力、消费物种、消费载体的坚实基础上,上海自然而然成为了各家新零售的首发地、试验地,因此“新物种”频频出炉,引领着全国新零售变革的方向。

几乎已众所周知的由阿里巴巴打造的盒马鲜生,其首发地不在杭州不在北京,正是在上海。极客网新零售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底盒马鲜生全国30家店铺中,约一半被设在了上海。除了盒马鲜生,上海还率先集聚了永辉超级物种、RISQ、宝燕商城等新物种。

blob.png

另外在无人店方面,猩便利、苏宁小店Biu、简24、冰果盒子等,都把上海当做了首发试验田,如今也多处可见。而互联网+的智慧便利店,更是如雨后春笋似的出现在上海大街小巷原本就星罗密布的7-11、罗森、全家等便利店周遭。

而今在上海的各大小办公楼,在前台或其他显眼处,无人货架几乎已成为标配,从供给和渠道上无限接近消费者,完善着新零售的链条。更有甚至,当你滴滴一下叫来一辆专车时,其座位旁边极有可能就装配了一个货架,上面摆放了乘车场景下你可能需要的零售——不用惊讶,朱飞就亲自遇到过,尽管这种业务尚未大规模展开。

综上可见,讲逻辑摆事实,上海无论是在旧零售和新零售层面,都当之无愧走在中国前列,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如上所说,即便新零售的旗手阿里巴巴身在杭州,该公司也把试验地和首发地多选择上海,资源配置上也更倾向上海,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当然,朱飞本文并没有贬低杭州的意思,也没有在上述维度将上海杭州直接对比,以达到欺负杭州之目的。实际上,这两年杭州的发展有目共睹,新经济样本受到全国追捧,已经处于快速追赶传统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快车道上。放眼未来,杭州的小而美,上海的大而炫,很可能都是新零售城市的不同范本,乃至城市名片的独特注脚。我们乐见其成!(文/朱飞)


0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专题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