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智慧城市网

物联网

正文

Uber事件是中国车企的“直道”超车的最佳机会

导读: 国家对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研发的支持具有极大鼓舞力量,让开拓者们愈走愈深的焦虑转变成执行力的突飞猛进。海外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因为“Uber事件”变得谨微慎行,中国车企则趁此加快马力直道超车。

Uber事件是中国车企的“直道”超车的最佳机会

图片来自“123rf.com.cn”

最近一周在汽车圈发生的两大汽车事件,让关于自动驾驶技术的话题再次被推向舆论风口浪尖。其中较先发生但属于消极事件的是,美国Uber公司于3月20日凌晨路测其自动驾驶汽车时,由于某些原因车辆撞到一位推行自行车的女性致其身亡,目前事件仍处在调查中;第二件事是百度继上汽之后拿下首批的5张北京自动驾驶汽车路测临牌。

前者消极后者振奋,巧合的是这两件事都在本周发生了。这让那些一如既往质疑高新技术发展的犹豫派和坚定不移向前突破的创新派之间,再次引起网络“口水之争”。

复盘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人事件

首先我们来复盘整个“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人事件”。2018年3月19日晚间,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一辆Uber自动驾驶汽车以60km/h速度行驶在马路上;根据视频录像显示,事故发生前的15秒里测试员始终坐在驾驶座位并未控制方向盘;15秒后,自动驾驶汽车以60km/h速度撞上一位正推行自行车横穿马路的49岁女性致其身亡;3月22日,坦佩市警方公布了一段时长21秒的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死行人的完整视频记录。

这是全球首个路测自动驾驶汽车撞死行人的事故。尽管有不少网友再次联想到2016年1月在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路段上发生的那场特斯拉轿车致死事故,但彼时的事故车特斯拉Model S是属于其车载Autopilot系统问题导致驾驶者本身致死,与Uber自动驾驶汽车致第三方路人死亡不同。反观此次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人事件,目前无法定论究竟是属于汽车还是行人的单方面责任,需要进一步等待美国警方调查报告出来。

无论如何,当下摆在眼前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自动驾驶汽车路测的安全性到底由谁保障?

美好场景下的焦虑与期待

很显然这个问题目前没有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就拿前年特斯拉Model S事件来说,直到2018年2月27日,历时整整两年,在该事故中身亡者的父亲高巨斌状告特斯拉公司自动驾驶功能致自己儿子丧命案件才终于有了新进展,即特斯拉承认车辆在案发时处于自动驾驶状态,但同时特斯拉方面仍表示“目前对事故鉴定的报道是不完整且具有误导性的,并将继续全力配合庭审过程直至鉴定机构给出最终结论。”这对儿子已经身故整整两年的父亲高巨斌先生来说无疑痛苦再次被加深。

不仅如此,一说起自动驾驶技术的突破创新,总会被开拓者描绘成这样一幅美好的场景:不用费力握着汽车方向盘玩着手机就能到目的地、车接车送来去自如、人工智能减少人对系统的操控、降低能源消耗等等。但又会有人开始质疑:难道用滴滴美团这些打车软件就不是车接车送来去自如?乘地铁坐飞机不也是玩着手机就到达目的地?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自动驾驶汽车这种技术的存在?

抛开对时代发展格局的预判不说,杠精们总会列举各种生活中已经存在让自己满足的商业模式去对抗即将诞生并产生无限机遇的新模式。即便开拓者始终坚信未来已来,却也因为期待中的美好场景仍未走出襁褓以至最终确实无力反驳。于是,焦虑来了。

国家对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研发的支持具有极大鼓舞力量,让开拓者们愈走愈深的焦虑转变成执行力的突飞猛进。海外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因为“Uber事件”变得谨微慎行,中国车企则趁此加快马力直道超车!在这样的局势下,焦虑散了,冲劲上来了。

中国车企的“直道”超车

一直以来,中国车企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领域投入的巨量人力物力资源完全不输海外车企,属于是同一条直道上的集体科技竞赛。在美国Uber事件过后海外车企一阵消沉期间,中国车企蓄势待发上演多部“直道”超车的精彩大戏。其中最亮眼的一步,就是实现自动驾驶汽车路测的普及率。

百度成为首家获得自动驾驶路测临牌的企业这件事发生在3月22日。北京给百度的首批一共5张时限3个月临牌,属于目前已经颁出的最高T3级别,即允许百度Apollo自动驾驶汽车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顺义区和海淀区规划出来的33条共计105km首批开放测试道路上进行等待红绿灯、直行掉头、转弯、躲避障碍等多项常规测试。

再加上本月初上海在嘉定区划定5.6km自动驾驶路测区域,并颁发给蔚来(1张)和上汽(2张)首批共3张的自动驾驶汽车路测临牌。可以看出北、上两市率先领跑国内自动驾驶路测政策前列。

虽然此次获得上海市两张首批牌照的上汽早在2017年6月就率先拿到美国加州自动驾驶测试牌照并进行频繁路测,但国内外毕竟在交通规则和道路管理上存在诸多差异化,故这次上汽在上海嘉定的“第二次”路测才起到符合我国交通制度的实地测试经验累积作用,任务艰巨。除此之外,作为普通消费者,最关心的还是期待看到更多中国巨头企业参与到这一创新技术的竞赛中。

从“自动驾驶技术”到“互联网造车新运动”,国内各方对汽车领域的再创业可以说信心满满。2017年8月完成2.4亿美元A轮融资的拜腾创立不到三年,就在今年1月CES展带来首款产品BYTON Concept概念车;2018年3月20日,获得阿里巴巴集团、富士康和IDG资本联合领投总额2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的小鹏汽车,其1.0量产车型顺利通过广州市交警支队车管所审查后,成为首家获得新能源牌照的新造车企业…这样的互联网造车新车企越来越多。随着巨头资本不断注入,国内汽车领域新技术发展正由小步快走转向策马奔腾。

每一次技术上的突破总会促使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这并不分国籍。但与其庆祝他人的喜悦,不如收获自己的成功果实。对内竞赛,对外超越,中国车企的“直道”超车承载着企业责任与民族自豪。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