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智慧城市网

综合

正文

智慧城市发展浪潮下 最关键问题是什么?

导读: “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的智慧城市”这一既定目标已经作为新型城镇化发展的三大目标之一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

“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的智慧城市”这一既定目标已经作为新型城镇化发展的三大目标之一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那么“十三五”时期,我国智慧城市发展目前面临的关键性问题是什么,该如何破解?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数字城市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徐振强作为住建部“十三五”科技战略规划“智慧城市”编写组的成员,分享了他的研究和思考。

  问: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取得了哪些成绩?

  徐振强:我国已将智慧城市列为新型城镇化城市发展的三大目标之一,目标提出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的智慧城市,是我国政府在城市领域实施的重大创新。

  湖北武汉快速将理念与规划相结合,编制智慧城市总体规划,引发了全国对智慧城市规划咨询创新的思考。此后,简政放权等与智慧城市开始相结合,北京海淀、宁夏银川和天津滨海新区等实施了智慧政务建设。

  通过国家智慧城市试点探索,特别是行业围绕数据开放共享的沉淀,地方省市探索成立大数据的专门行业管理机构,如广州和沈阳等。与大数据管理的行政性创新相对应,大数据市场化交易创新同期也在国内得到有效落地。

  当前,北京市朝阳区的移动电子政务(全区各单位开发政务应用纳入政务应用商店,并安装APP,建设“智慧朝阳”)、房山区长阳镇推行“微服务中心”,打造智慧养老;重庆两江智慧总部基地,通过智慧应用集群(公众服务、产业云服务、智慧交通、智慧能源管理、智慧城管、智慧景观、智慧环保和智慧城市安全),打造智慧新城;重庆永川率先用PPP模式创新支撑试点建设;贵阳将大数据云服务和智能终端等智慧产业作为城市核心战略之一,着力打造中国“数谷”;浙江嘉兴乌镇规划建设“互联网智慧小镇”。这些智慧应用和智慧战略正快速改变市民的生活与工作,为城市巨系统的结构完善和功能升级提供基础。

  问:我国智慧城市发展目前面临的关键性问题是什么,该如何破解?

  徐振强:首先,理论研究不足是制约智慧城市实践的关键。智慧城市,因2012年国家试点而启动,但作为新兴前沿交叉领域,尚未形成学科方向,缺乏多学科集成创新支撑。基于管理学理论构建中国特色智慧城市学科方向,事关智慧城市事业的可持续性。

  其次,将产能驱动通过在园区尺度空间生态自组织,并提升为产城融合,是催生智慧城市新动能的关键路径。必须从产能驱动到产城协同,通过产城融合来构建新型经济引擎,形成智慧经济。扭转产能驱动的粗放思维,精准针对城市问题和服务城市决策治理,逐步实现用编制城市总体规划、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的科学、严谨程度,来提升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和规划实施的质量与权重。智慧城市,本质上是城市开发和运营模式的协同创新,是实现城市关键的主体、要素和指标,以此来维持自我纠错、不断自主完善的持续性状态,包涵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和运营等全流程的政策、方法、方案和实施。空间生态的自组织是实现智慧城市的理想静态架构。协同经济是构建智慧城市动态运行的要素作用形式。

  问:数字经济与智慧经济,是怎样的关系?智慧城市的经济效应如何发挥?

  徐振强: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信息通信技术是推动信息化社会、智慧城市和数据经济的关键性动力。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技术和分享经济的蓬勃发展,有利于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埃森哲指出2020年数字经济将贡献中国3.5万亿元GDP。世界也正在进入“大数据经济”。世界银行测算,人口百万以上的城市建设“智慧城市”,在投入不变的情况下,实施智慧管理,城市发展红利将增加2.5到3倍。

  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预测,到2030年,美国、欧洲、日本,在智能电网领域的累计投资规模在100万亿日元左右(约6万亿元人民币)。美国思略特公司(原博斯公司)预测,到2030年,全世界在智慧城市基础设施领域建设投资额将累计超过41万亿美元(约合254万亿元人民币)。Markets and Markets预测,全球智慧城市市场规模将由2014年6545.7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126665.8亿美元,复合增长率约为14.1%,最高的创收市场在亚太地区、中东和非洲。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