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智慧城市网

综合

正文

智慧城市:企业抛“砖”,政府引“玉”

导读: 近年,人工智能风起云涌,阿里、百度等巨头纷纷布局该领域,一大批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也应运而生,而人工智能的关键在于应用。作为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之一的智慧城市,从最初看似遥不可及的概念,到现在如火如荼的实施,已经发展近10年。

近年,人工智能风起云涌,阿里、百度等巨头纷纷布局该领域,一大批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也应运而生,而人工智能的关键在于应用。作为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之一的智慧城市,从最初看似遥不可及的概念,到现在如火如荼的实施,已经发展近10年。这10年,从IBM抛出智慧城市这块“砖”,到引出国家和政府这块“玉”,都经历了什么?笔者试图以政策为主线梳理出智慧城市的前世今生,并基于现状对未来做出一个小预测。

前世:“企业使命”下的理念创造

众所周知,智慧城市从属于智慧地球,而智慧地球是由IBM首席执行官彭明盛在2009年1月的“圆桌会议”上提出,他建议美国政府投资新一代智慧型基础设施。彭明盛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提出呢?笔者认为其本质原因是企业的自有属性——商业敏感性和利润追逐性。相信大家都还记得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波及甚广,IBM自然也在其中,其中一个表现便是较2007年而言2008年IBM的股价下降了10.65%。所以IBM需要寻找一个新的长期的利润增长点,与此同时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希望通过信息技术拉动经济发展,而这正是IBM擅长的领域,无疑给IBM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尽管从表面上看IBM的出发点是服务于普通大众,但智慧地球和智慧城市的战略提法完全符合IBM的自身利益,因为智慧城市的相关建设(如基础网络服务、云计算)都离不开IBM。换而言之,IBM既是市场需求的创造者和引导者,又是市场的实际供应者,当然,政府在其中的作用也不可忽视。就实例而言,IBM在2009年与迪比克市的合作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该项目旨在通过物联网技术连接城市的水、电、油、汽等公共资源,基于数据搜集、监测和分析实现智能化响应,以更好的服务市民。虽然IBM最初提智慧城市时更多是基于时代背景和自身发展需求,但该概念已逐渐获得了各国政府的认可,并孕育出一批建设智慧城市的企业。

今生:地方政府先行,地位不断上升

在对我国有关智慧城市的相关政策梳理后,笔者注意到,地方政府的政策出台先于中央政府。早在2010年,宁波市政府发布了《关于贯彻市委市政府建设智慧城市决定的近期工作意见》,河北省和广东省政府也分别在《河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物联网产业发展的意见》和《关于加快发展物联网建设智慧广东的实施意见》阐述了对智慧城市建设的构想。直到2012年,中央政府相关部门才在《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关于大力推进信息化发展和切实保障信息安全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印发工业转型升级规划(2011—2015年)的通知》中提及智慧城市。与此同时,住建部在2013年1月、2013年8月和2015年4月先后公布第一批、第二批和第三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名单。

在众多政策文件中,笔者认为2014年是智慧城市地位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智慧城市第一次在文件标题中出现,而非依附于物联网、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相关的政策文件。这份具有转折意义的文件是2014年8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科学技术部等八部门印发的《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它明确提出了智慧城市的重要性,且规定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的智慧城市。2015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发展智慧城市,意味着智慧城市已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2016年5月,《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指出“发展智慧城市和数字社会技术,推动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可见,智慧城市已成为我国创新驱动的方向之一。另外,《关于“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关于加快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等文件都提到了智慧城市的重要性,笔者就不在此一一赘述了。

未来:众多参赛者,出生决定不了未来

据相关媒体报道,目前我国总计有超过500座城市开展智慧城市建设,足以见智慧城市的火爆程度。通过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三批智慧城市试点名单(共计290座城市),不难发现,试点名单既包括省会城市(如太原市)、市辖区(如北京市东城区),也包括县城(如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小镇(如江苏省昆山市张浦镇),甚至还有一些功能区(北京未来科技城)。那么,在众多参与者中,是否所谓的大城市就一定会成为智慧城市建设中的佼佼者呢?笔者认为不一定,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一是从城市规模体量上来看,小城市可充分发挥船小好调头的自身优势,更加灵活地应对国家政策及市场上的变化,而大城市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改变波及面相对较广,调整难度较大;二是从城市发展历史遗留上来看,小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是很完善,有些小城市甚至是零基础,因而可以在智慧城市建设之初统一相关建设标准,为后续数据的对接做好准备,而大城市的基础建设已基本完成,且由于体制壁垒等原因很难在短时间内以较低成本共享数据。而且,目前已有小城市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取得了好成绩:根据2018年“IESE城市动态指数”排行榜,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在全球智慧城市榜单中名列世界第五。因而,看似处于弱势地位的县城/小镇也有机会在这场比赛中取得优异的成绩。

表面上看,智慧城市是一种资本发展逻辑,即一种资本寻找新市场的行为,但实则是一种国家的“集体消费”,所以IBM仅仅是抛“砖”,国家和政府才是引出来的“玉”。在智慧城市建设中,“砖”是智慧城市的实际建设者,“玉”是智慧城市的统筹者与打磨者,“砖”和“玉”二者缺一不可,需要通力合作才能完成智慧城市建设这项复杂且艰巨的任务。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