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智慧城市网

运营服务

正文

资本寒冬下,阿里大出行的野心与焦虑

导读: 随着近期哈啰出行的上线,背后的阿里在大出行版块上的野心也有了更多落脚的可能。当外界看到哈啰业务的一步步迈进时,实际上背后是巨头间的新一场较量。

随着近期哈啰出行的上线,背后的阿里在大出行版块上的野心也有了更多落脚的可能。当外界看到哈啰业务的一步步迈进时,实际上背后是巨头间的新一场较量。

业内人士向蓝鲸TMT指出,当下出行行业尤其是网约车竞争加剧,除了公司管理者本身的能力以外,资方对公司的未来发展也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但耐人寻味的不仅仅是阿里在已持有滴滴股权的情况下再次花费精力来扶持另一玩家,且在哈啰出行数次融资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是与阿里相对独立的蚂蚁金服,这或为这家网约车新秀带来不一样的发展道路。

资本寒冬下的“资金饥渴”

“行业现在并不好过”,一位业内从业者告知记者。在他看来,虽然以滴滴、神州为主的企业靠着早期的补贴烧钱等策略,为培养用户使用网约车立下了不可忽视的功劳,但是现如今,巨头成型之后剩下的空间已十分有限,而另一方面,不合规运力仍然在各地都未完全消失,对市场秩序造成影响。

据记者了解,现今业内对于收购的抵触情绪相较于此前有所缓和,如果能够找到资源对口,有资金,业务耦合度较高的接手企业,并非不可考虑。

现有的中小出行企业正面临尴尬境地。业内知情人士表示,现今的主流投资机构并非已经不再认可该行业的创业者玩家,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滴滴等企业的出现才证明了现有模式的可行性。但当下格局已定,对于中小玩家们来说,如果说过去可能还有牌照数量上的优势,那么这最后的优势也在随着时间而慢慢缩小。“投资人需要看到实际的数据,运营上的,收入上的。”

若借鉴国际市场的竞争,对于国内企业来说,即便抱团,依然难取暖。在滴滴成立了“反Uber联盟”,通过投资其竞争对手Lyft等企业来钳制其全球业务拓张,且Uber内部屡屡传出管理层丑闻(包括高管辱骂司机和内部性骚扰)的情况下,Uber依然被曝出以1200亿美金上市的消息。

“反观国内,即便是美团都消耗不起。只要是企业形态的组织就要考虑盈利,滴滴在高抽成下难盈利,其他企业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该人士表示。

中国银河证券交通运输行业研究员王靖添告诉蓝鲸TMT,在顺风车事件之后,市场经历重构,对于哈啰来说这个时间节点比较合适。滴滴场景丰富,而首汽、曹操偏重资产,各有特点。虽然时机好,但是想要继续发展,除了监管外更重要的是如何把客户吸引过来,市场扭转的背后需要开拓的策略。

而对于投资方来说还面临着募资难的问题。一位长期关注一级市场的人士在接受采访中表示,现在实际上部分人手中有钱但却没有机会投资获得期望回报;另一方面LP变少,大银行不做融资,股价低导致股权质押也无法回现。“一级市场在等待机会,二级市场却已经等得焦急万分。”另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对此也感到无奈。

根据投中数据研究院的《中国VC/PE市场数据报告》显示,资本寒冬继续蔓延,2018年仅进入募资阶段的基金数量同比下降57.44%,目标募资规模107.8亿美元也同比下降9成。银行募资难等问题也进一步导致母基金募资出现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处于优势的对手,平台需要有超大规模的资金助推,全靠资本累积起来的话还有希望。”前述投资机构人士进一步说道。阿里在这场大出行布局中,会采取怎样的投入策略,尤为关键。

阿里的野心与尝试

根据此前阿里向美国SEC提交的年报中显示,在2017年阿里共向软银出售了滴滴约5%的股权,出售完成之后依然持有滴滴5%的股权。虽然相较于腾讯来说,持股比例更少,但是据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表示,滴滴并不是一家所谓阿里系或者腾讯系的公司。短期来看,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想要通过滴滴来完成自己出行大生态甚至更深远的布局都不切实际。

“另一方面,阿里在滴滴董事会中的话语权肯定也没有腾讯强,从这一角度来看,阿里想去竞争网约车行业也不是没有可能。”一位投资机构的人士告诉记者。在他看来,哈啰出行中的三个联合创始人里有两位都曾是在阿里任职十年以上的高管,也间接反映出两家公司关系的紧密。

从目前公布的最新的进展来看,哈啰出行除了和嘀嗒、首汽等平台合作以外,还将联合高德地图等打造智慧出行平台,并且将与上海申通地铁集团启动“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的合作,推动即停车换乘。一方面,出租车的快速接入和嘀嗒等平台入口的开放能够帮助哈啰在打车市场上更快的导入流量;另一方面地图与地铁业务等也与出行规划和支付息息相关。

在今年3月27日,阿里旗下的高德地图曾首先尝试从顺风车的角度来切入打车市场,根据10月1日高德集团总裁刘振飞内部信中所透露,高德地图日活跃用户数已突破1亿。对于盈利、市场份额等指标,高德地图相关负责人彼时回应蓝鲸TMT称,顺风车以公益为主,没有商业化的目标,但这并未说服部分业内人士——企业的本质在于盈利,而高德顺风车背后仅从支付的角度来看便商业前景广阔。

阿里投资逻辑的核心在于服务实体经济,无论是此前的高德还是今天的哈啰,都可以从屡次尝试中看到它的身影,但阿里最终看重的,或许不光光仅是一个场景的争夺。“哈啰出行此前的投资方都是蚂蚁金服,而和阿里相关的除了它以外还有云峰基金和阿里巴巴。云峰基金投物流、医疗、短租等,蚂蚁金服则更注重金融场景,如网商银行和趣店”,前述投资人士表示。

另一方面,容易被外界所忽视的,阿里在公共交通领域布局的背后不仅仅是将支付宝二维码推广到地铁各处。2017年底,“公共交通互联网运营商”小码连城获得了蚂蚁金服高达2亿元的天使轮融资。据相关负责人在采访中透露,小码连城并不是支付公司,而是瞄准的整体信息化和商业化。阿里通过公共交通的入口深度布局对C端用户和互联网流量的话语权又有了进一步提高。

在整个2018年上半年,这也是腾讯和阿里竞争的焦点之一。除了相继在地铁公交推出各种二维码乘车以外,在传统及线上商超围绕支付入口的竞争同样激烈。哈啰出行的背后,既是在大出行生态下,阿里加上哈啰与滴滴的竞争,放到整个互联网环境下,却又是阿里与腾讯的另一次间接碰撞。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