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智慧城市网

物联网

正文

美团to B的拦路人

导读: 美团伴随着资本加持和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成长为行业巨头;二维火成立之初就做餐饮Sass,由于产品太超前几度濒临破产,熬了十年后浮出水面。美团是个依托C端流量起来的中心化平台,二维火则是服务于B端餐饮商家做“自己的流量”的去中心化平台。

二维火两三年前就成为美团餐饮to B道路上一个巨大的阻碍。

美团伴随着资本加持和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成长为行业巨头;二维火成立之初就做餐饮Sass,由于产品太超前几度濒临破产,熬了十年后浮出水面。美团是个依托C端流量起来的中心化平台,二维火则是服务于B端餐饮商家做“自己的流量”的去中心化平台。

以下我们报道的创业者是二维火创始人赵光军。眼下二维火正在“过冬”,不过赵光军坚信:他可以走出一条赋能餐饮商家不再依托于美团平台流量的道路。

最难捱的日子里,二维火创始人兼CEO赵光军(花名:唐僧)借高利贷发工资,把自己关办公室研究产品不见人,他管这叫“闭关”。周围人议论:这人真神奇,缺钱还不见投资人。“总被拒绝我已经麻木了。”赵光军说。

那是2014年之前,迄今他已记不清多少回创业中途人生几近崩塌。是投资人主动上门,这家苦挨了近十年的公司才获得攻城略地的本钱,之后浮出水面迅速壮大,成为美团餐饮to B道路上一个巨大的阻碍。

2015年底,美团欲借投资二维火取得进军餐饮B端的船票。美团投资被拒,二维火转投阿里怀抱,于2016年7月宣布完成支付宝数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

彼时赵光军胜券在握,他公开叫嚣美团:你整个公司我都不认可我怎么会让你投?

不过从那以后就没有融资消息传出了。眼下,由于C轮融资未按时到账,二维火现金流遇到了很大问题。2018年12月19日,唐僧在公司内部群发布公告,全员降薪20%,他本人对外借款4500万元用于发工资。

另一段“事故”是,2016年以来,美团与二维火围绕对B端收银要塞的争夺“战事”不断升级。美团来势汹汹,有业内人士认为留给二维火的时间不多了。

凛冬之下,赵光军不得不又临一如多年前的艰难时刻。

壁垒

降薪借款的全员信被爆出后,有媒体质疑:二维火资金链凉凉?还有网友在脉脉上写道,“如果是裁员会有补偿,但我并不想给补偿,所以留下来降薪跟我们加班吧。”

创业邦记者在杭州二维火科技大厦CEO办公室见到了赵光军,他着一身深蓝色西服,说话时手稔佛珠。面对外界的议论,赵光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想到我发了封信引来那么多关注。”

他解释,二维火业务向好,眼下现金流出了问题是因为C轮融资未按时到账,“当然也怪不得人家,他们刚经历组织架构调整。二维火按原计划产品研发和升级占用了大笔资金,只好采用降薪等方式作调整。”

全员信发出后,二维火内部没有瞬间制造出不安气氛。一名员工向创业邦记者表示:“大家共克时艰吧。”

二维火科技大厦一层展厅摆放着几套由二维火研发的适用于中餐厅、火锅店、咖啡厅等不同场景的收银及后厨系统。大厅墙上挂着“二维火实时数据系统”显示屏,上面数据显示,二维火员工总数1052人,服务店铺数411941家,覆盖7个国家,439个城市。“每次在外面吃饭看到自己公司的产品就特别自豪,你相信这么大的公司会倒吗?”另一名二维火员工反问创业邦记者。

但他对唐僧的信发出三小时后就出现在网络上感到意外,担心舆论会唱衰二维火。

从多名二维火员工及投资人对赵光军画像的描述中,可看到这样几个关键词:执着,专断,对行业未知先觉,固持己见。

的确,赵光军对二维火产品和技术构筑的壁垒深信不疑。在二维火这家有1000多名员工的公司,技术人员占据大半壁江山,销售只有100多人,“我们的产品主要靠口碑传播,收银系统比美团至少领先六七年。”

当下二维火正在发力的,是个“去中心化”的系统。通过一套系统,交易、收银、会员运营可实现三合一。餐饮、零售商家借助这套系统,可把线下搬到线上,做自己的流量。比如线下流量转换到线上就能形成外卖订单,商家不通过美团,自己就能做外卖,节省大笔佣金。

二维火还花了两年,研发出一套智慧商圈解决方案。这套系统为城市大型购物中心管理者提供数字化运营工具,可打通线上线下,打通商圈内各式餐饮、零售等不同业态。

二维火智慧商圈负责人张俊恒告诉创业邦记者,智慧商圈系统发布一个多月,已在杭州湖滨银泰in77等8家购物中心落地,证明可行性后可以规模化复制。智慧商圈的核心技术还可拓展至高铁、高校、酒店、高速公路服务区等场景。

赵光军形容智慧商圈系统的诞生“具有里程碑意义”,“大型购物中心管理者梦寐以求,万达和很多大型mall花了几十个亿都没做成。”

那么二维火凭什么能做成?

“我们有十多年积淀的B端服务型企业基因,别的公司它可能没这耐心。做适用于一种类型的店的Sass不难,而大型购物中心线下店千变万化,所有接口都要打通,这需要花费时间和经验技术的积累。”赵光军说。

蜕变

赵光军对二维火未来所表现出的信心,一部分来自二维火既有技术及产品跑在前面;另一部分原因则是,赵光军在创业道路上经历过难以言状的艰辛,他太渴望成功。

他曾用了十年把二维火做成行业头部公司,“冷暖自知”。过往种种已成为激发他身体内最大潜能的暗示。

二维火成立于2006年,彼时,马云还没有冒出阿里云计划,餐厅启用Sass云计算系统必须先交一笔不菲的铺宽带费用,iPhone4和iPhone4S进中国要等四年以后。

创办二维火,源自2005年赵光军参加了IBM合作商会议,他听到“云计算”的概念,为之着迷。

适逢大众点评、口碑网刚起步,餐饮进入赵光军视线。他想,先把餐厅云计算系统搭建起来,之后可延伸至网上订桌、点菜、外卖,还有上游供应链配送,每个环节都有近乎看不到天花板的流量。

二维火最早的产品是云餐饮管理系统,用户体验糟糕。一个长假头一天,一家合作餐厅的云系统突然崩溃,技术人员花了五六天也没修好。

如何解决问题?市场上无可参照。赵光军把自己关进办公室,专注于如何提升产品性能。“我必须从一个只会讲故事和概念的总经理蜕变为能静下心来打磨产品的产品经理。”赵光军说。

闭关三年多,二维火餐饮云系统还是没取得实质性突破——因为基于PC端的Sass系统极不稳定。

2011年,智能手机开始在一小撮人群中流行,赵光军看到了新的可能,他迅疾掉头,全部押宝移动端。

技术同事都觉得唐僧疯了,当时只有做小游戏和社交软件才会基于安卓系统做程序开发。另外有同事看好团购,千团大战正酣,二维火已深耕餐饮市场多年,在那些同事看来,二维火掘金团购是顺藤摸瓜的事儿。

赵光军断然拒绝,一名股东带走了半数多的员工,另立门户投入团购,他依旧与移动端餐饮Sass死磕。钱花光了,产品没有到规模化投入市场阶段,他不得不四处借债。

有好几次同事担心公司快不行了,慢慢地他们就觉得唐僧很神奇,没钱了总会变出钱来。他们当时不知道,赵光军人脉用完了借银行,银行额度用完了就借高利贷。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