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5G商用,为何渐入歧途?

2019-05-01 01:03
来源: 亿欧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12日在白宫发表了有关美国5G部署战略的讲话,不仅为 5G在全球范围内如火如荼的竞争又添了一把柴,还在中国通信业的舆论场里又掀起了一阵波澜。

中国在5G竞争上是不是掉队了?中国5G按原计划2020年才商用是不是就追不上美国了?此前被韩国和美国运营商在4月初抢跑全球5G商用首发所激发的焦虑再度卷土重来。

中国5G产业定位及商用进程规划

对于中国5G产业的发展,政府层面的定位其实一直非常明确。在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制造强国战略和网络强国战略,从推动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的角度出发,“加快信息网络新技术开发应用,积极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5G)和超宽带关键技术研究,启动5G商用”。

因此,5G在中国所承担的使命是作为构筑万物互联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赋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通过推进信息网络技术广泛运用,为垂直行业奠定通信基础,促进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产业的升级换代,推动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和成熟。简而言之,按照中国移动总裁李跃所提炼的,4G改变了生活,5G就是来改变社会的。

从改变社会的角度来看,5G的三大业务场景中eMBB(增强移动宽带)只是现有4G在速率上的升级,面向的还是现有用户体验的提升,而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和uRLLC(高可靠低时延通信)才是5G技术与垂直行业应用相结合,将连接从人扩展到万物互联,赋能产业升级为社会和经济发展创造新价值的着力点和落脚点。

因此,基于3GPP技术标准的路标和5G产业定位,我国的三大通信运营商较为一致地将5G商用时间表放在2020年。应该说这是一个相对冷静而理性且稳妥的时间表,虽然首个真正完整意义的国际5G标准(R15)在2018年6月实现冻结,但完全支持mMTC和uRLLC场景的R16标准按计划要到2020年3月才能完成 。

基于R15标准,产业链上的芯片厂商在2018年底推出了首款5G芯片,但仅能面向“早期应用”做外场测试和验证,所以虽然韩国和美国运营商非常激进地在今年4月份宣布5G商用,但仅能支持eMBB应用,并且还处于终端都各只有一款且性能尚不稳定的尴尬阶段。

对于中国运营商而言,虽然当年我国的4G商用时间比美国和韩国晚了2年多,但三大运营商充分利用成熟产业链的后发优势,很快就在建网规模和商用成果上超越美韩,建成了全球最大的4G网络并成为全球最大的4G用户市场。因此,面对当前的5G全球竞争,我国的通信行业还是要有信心和定力,基于既定的5G产业定位踏踏实实地做好相应网络测试和应用验证等准备工作,按照既定规划推进5G商用进程,而不需在商用首发时间上与人较长短。

5G竞赛衡量成败的标准,关键在于推动行业应用创新所实现的社会经济价值。我国通信行业所谈及的“3G追赶,4G同行,5G引领”的目标也指的是在通信技术产业化所创造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上实现引领,因此5G的全球竞争将是时间周期长、产业范围广的深度竞争,而不是一蹴而就在一时一地就能见输赢的比赛,我国5G产业链上各个环节对此应当有清晰地认知并要有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

特别是处于5G产业链前端主导位置的通信运营商,承担着以网络先行带动产业发展的历史重任,在5G建网之初就应当按照以始为终的原则选定技术路径,坚定5G赋能垂直行业应用的方向,踏踏实实地推进我国5G商用进程,避免犯贪功求快的错误。

运营商建网策略摇摆,影响我国5G商用进程

推进5G商用进程首先要解决5G网络部署选择NSA(非独立组网)还是SA(独立组网)的技术路径问题。针对5G网络的建设和部署架构,3GPP定义了非独立组网(NSA)和独立组网(SA)两种标准选项。这两种5G标准的优劣比较,通信业界有过充分的讨论和清晰的结论,概括起来如下表所述:

中国5G商用,为何渐入歧途?

通信业的资深专家李进良教授总结的观点是:NSA并不是真正的5G,SA才是“真5G”。NSA优势主要在于产业进展略快,而劣势在于不支持uRLLC、mMTC场景,而这也正是NSA模式的最大缺陷。

因此,中国的5G商用要实现赋能垂直行业应用,助力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使命,成为社会数字经济和各行各业转型升级发展的新引擎,唯有支持uRLLC和mMTC等5G应用场景的SA架构才可以承担。

最初,选择SA标准部署5G网络曾是中国通信业界,特别是通信运营商的普遍共识。在5G SA标准的制定过程中,中国移动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不仅主导了5G第一个版本网络总体架构标准的制定,还连续在2018年2月份和6月份联合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和英特尔等全球合作伙伴先后发起了“5G SA突破行动”和“5G SA启航行动”,来推动SA标准的实现。

与此同时,中国电信也在2018年6月份发布《中国电信5G技术白皮书 》,正式宣布“考虑到网络演进、现网改造、业务能力和终端性能等因素,优先选择独立组网SA方案”。

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宇红在2018年6月份3GPP正式批准SA标准后接受采访时还透露,在标准的制定讨论期间中,不少外国的运营商选择了非独立组网(NSA)的架构,但中国移动坚持独立组网(SA)版本,就是因为“我们认为NSA不是一个完整的核心网,用的是4G的核心网做改造。5G要想带来全新的功能,不仅仅是空口速率的提升等,还有带来更多的很重要的能力,像切片、边缘计算都需要SA来实现,所以我们在SA方面投入非常大,我们也在积极推动产业,及时把SA标准做完。”

话犹在耳,这一业界共识却在今年2月份突然被打破。在巴塞罗那举办的GTI 2019国际产业峰会上,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出人意料地宣布中国移动要在2019年启动NSA“规模部署”。虽然李正茂在表述中也强调中国移动会“同时加速推进SA端到端产业成熟”,但作为5G SA系统架构重要贡献者的中国移动突然变向,舍SA而取NSA做5G“规模部署”的决定仍然在业界引起了震动。

虽然中国移动给出的官方理由是SA发展面临着产业链不成熟等诸多方面的挑战,但SA标准冻结时间比NSA晚,支持SA的芯片和终端面市要比NSA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而且在韩国和美国等运营商已经率先在NSA上抢到试商用和商用先发宣传的背景下,中国通信业界普遍希望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能够作为先进运营商的代表全力推动SA产业链以尽快实现SA网络在中国市场全球首发并大规模部署,从而彰显中国通信行业的5G产业影响力。但中国移动却在国际展会场合上突然转向在2019年启动NSA的“规模部署”,确实出人意料并有负业界重望!

而且随着中国移动的转向,迫于市场宣传上“你有我也要有”的5G竞争的压力,中国电信也被迫跟随,在3月份的财报发布会上宣布将5G策略由原来的“优先选择独立组网SA方案”调整为“同步推进NSA和SA发展”扩大试验规模。再加上中国联通受限于资金和技术实力早早选择了初期投入较低的NSA,中国三大运营商竟然齐刷刷地转向了NSA,在全球范围的5G竞争上由SA争先策略变成了NSA跟随,步了韩国和美国的后尘。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